斯文败类我吹爆

【木偶的死亡舞步】〖初识〗肆

九点钟,瑟维帮弗雷迪修理好机子。弗雷迪把门廊的灯闪了几下,和他道别。灯光一定穿过了浓雾,因为他按了一下汽车喇叭回应弗雷迪。只剩下弗雷迪一个人了。

弗雷迪拿起电话,看着手掌上残留的七位数字,暗地里希望杰克不会接他的电话。如果找不到他或者他不合作的话,弗雷迪就有理由说服校长里奥将杰克调到别的班级。
电话响到第三声时,杰克接了“什么事?”
弗雷迪用就事论事的语气说“我打给你是想看看我们今晚是否可以见面。我知道你会说你很忙,但是——”
“弗雷迪。”杰克叫出了弗雷迪的名字,好像那是玩笑中最好笑的部分,“以为你不会打来呢。没想到。”
弗雷迪痛恨自己的食言,痛恨杰克的唠叨,痛恨校长里奥的突然间的决定。弗雷迪张开嘴,但愿自己能和在学校的辩论会上一样,说出一句聪明点的话。“到底能不能见面。”
“答案是,我不能。”
“不能,还是不想?”
“我正在打台球。”弗雷迪听出他的笑意,“一场很重要的台球比赛。”
从电话那头的背景的噪音里,弗雷迪相信他没说谎——是在打台球。不过那是否比弗雷迪的困扰还重要,还有待讨论。
“你在哪?”弗雷迪问道。
“波家夜店。这可不是适合你出入的地方。”

波家夜店坐落在海边,三十分钟的车程,比弗雷迪想的要远的多。弗雷迪把地图铺在方向盘上,缓缓驶进了一座混凝土大楼后面的停车场。楼上有块电子牌,显示着“波家夜店疯黑子彩弹及奥兹台球厅”。墙上遍布涂鸦,地上满是烟头。显然波家夜店充满了未来的名牌大学生和模范市民。弗雷迪试图装出一副高傲冷漠的样子,但是胃里感到有点不舒服。哦,他忘了他今天还没有吃晚饭。再次检查车门后,弗雷迪朝店里走去。

门口拉着绳子,弗雷迪交了钱朝震耳欲聋的嘈杂和闪烁的灯光走去。
确认杰克不在主厅之后,弗雷迪循着奥兹台球厅的牌子跑下楼梯。微弱的射灯照亮了几张坐满了人的牌桌。整个楼下烟雾缭绕,如同围绕在弗雷迪住所周围的雾气一样浓重。在牌桌和吧台之间摆着一溜台球桌。杰克正在里弗雷迪最远的一张桌子上,准备打一记高难度的擦边球。
“杰克!”弗雷迪高声喊道。
话音刚一出口,他一杆推出,球杆划过了桌面。杰克猛然回头,流露出诧异而又好奇的眼神。
站在台球桌另一边的裘克,眼睛亮了起来。“看看谁来了?一个帅气的男孩?过来,让我给你好好敲打敲打。”他勾住杰克的脖子,用胳膊肘顶他。可是杰克把他摔倒在地上,两个人扭打起来。
“好了,住手!”裘克大喊着,举起双手投降。“我虽然感觉不到嘴角流血的痛,但并不意味着我想带着它整夜四处游荡。”他挤挤眼。“在女士面前这对我没什么好处。”
“那黑眼圈行吗?”
裘克抬起手,摸索着眼睛。“你没有!”
说着举拳朝杰克打去。
“虽然很抱歉,但是可以请你们两位先停下来吗?”在一旁观战了许久的弗雷迪出声问道。“八球制?”或许杰克说的对,波家夜店确实不是适合弗雷迪的地方,但并不意味着弗雷迪要夺门而出。

“让我摸一次你的伤疤。”

不妙了啊……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