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我吹爆

拖更致歉

因为开学了,所以有几篇文可能暂时不会更,很抱歉Orz(土下座)

啊啊啊!我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准备开车【abo世界观】【all律 相关】

有人要选cp吗  没有的话我就直接写了

【群宣】【第五人格语C群】[占tag抱歉]

只是群宣而已哦……
这里的初始艾米丽想要一个左位艾玛

占tag致歉

【第五搞事庄园】:https://jq.qq.com/?_wv=1027&k=59PWkJE

提前站cp【被打】

虽然入殓师不一定会上线,而且站黑白无常骨科的人应该会很多。

但个人还是感觉 黑白无常×入殓师 这一对很可爱。

还有 摄殓 这一对也超好的啊。

占tag抱歉。

群宣

可重皮,对于皮上皮下是否带套没有固定的要求

欢迎加入

【木偶的死亡舞步】〖初识〗肆

九点钟,瑟维帮弗雷迪修理好机子。弗雷迪把门廊的灯闪了几下,和他道别。灯光一定穿过了浓雾,因为他按了一下汽车喇叭回应弗雷迪。只剩下弗雷迪一个人了。

弗雷迪拿起电话,看着手掌上残留的七位数字,暗地里希望杰克不会接他的电话。如果找不到他或者他不合作的话,弗雷迪就有理由说服校长里奥将杰克调到别的班级。
电话响到第三声时,杰克接了“什么事?”
弗雷迪用就事论事的语气说“我打给你是想看看我们今晚是否可以见面。我知道你会说你很忙,但是——”
“弗雷迪。”杰克叫出了弗雷迪的名字,好像那是玩笑中最好笑的部分,“以为你不会打来呢。没想到。”
弗雷迪痛恨自己的食言,痛恨杰克的唠叨,痛恨校长里奥的突然间的决定。弗雷迪张开嘴,但愿自己能和在学校的辩论会上一样,说出一句聪明点的话。“到底能不能见面。”
“答案是,我不能。”
“不能,还是不想?”
“我正在打台球。”弗雷迪听出他的笑意,“一场很重要的台球比赛。”
从电话那头的背景的噪音里,弗雷迪相信他没说谎——是在打台球。不过那是否比弗雷迪的困扰还重要,还有待讨论。
“你在哪?”弗雷迪问道。
“波家夜店。这可不是适合你出入的地方。”

波家夜店坐落在海边,三十分钟的车程,比弗雷迪想的要远的多。弗雷迪把地图铺在方向盘上,缓缓驶进了一座混凝土大楼后面的停车场。楼上有块电子牌,显示着“波家夜店疯黑子彩弹及奥兹台球厅”。墙上遍布涂鸦,地上满是烟头。显然波家夜店充满了未来的名牌大学生和模范市民。弗雷迪试图装出一副高傲冷漠的样子,但是胃里感到有点不舒服。哦,他忘了他今天还没有吃晚饭。再次检查车门后,弗雷迪朝店里走去。

门口拉着绳子,弗雷迪交了钱朝震耳欲聋的嘈杂和闪烁的灯光走去。
确认杰克不在主厅之后,弗雷迪循着奥兹台球厅的牌子跑下楼梯。微弱的射灯照亮了几张坐满了人的牌桌。整个楼下烟雾缭绕,如同围绕在弗雷迪住所周围的雾气一样浓重。在牌桌和吧台之间摆着一溜台球桌。杰克正在里弗雷迪最远的一张桌子上,准备打一记高难度的擦边球。
“杰克!”弗雷迪高声喊道。
话音刚一出口,他一杆推出,球杆划过了桌面。杰克猛然回头,流露出诧异而又好奇的眼神。
站在台球桌另一边的裘克,眼睛亮了起来。“看看谁来了?一个帅气的男孩?过来,让我给你好好敲打敲打。”他勾住杰克的脖子,用胳膊肘顶他。可是杰克把他摔倒在地上,两个人扭打起来。
“好了,住手!”裘克大喊着,举起双手投降。“我虽然感觉不到嘴角流血的痛,但并不意味着我想带着它整夜四处游荡。”他挤挤眼。“在女士面前这对我没什么好处。”
“那黑眼圈行吗?”
裘克抬起手,摸索着眼睛。“你没有!”
说着举拳朝杰克打去。
“虽然很抱歉,但是可以请你们两位先停下来吗?”在一旁观战了许久的弗雷迪出声问道。“八球制?”或许杰克说的对,波家夜店确实不是适合弗雷迪的地方,但并不意味着弗雷迪要夺门而出。

“让我摸一次你的伤疤。”

不妙了啊……

不要悲伤
死亡是上天给予我们的……
最大的恩赐

【木偶的死亡舞步】〖初识〗叁

威廉教练抓起胸前晃来晃去的哨子,吹了起来。“队员们,就座。”他一向认为给十年级学生教生物是他担任校篮球队教练这份工作的副业,弗雷迪他们也都知道这点。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科学是什么呢?“无聊。”坐在教室最后面的某个同学喊了起来。
“我唯一不及格的课”另一个说。
威廉的视线扫过前排座位,落在弗雷迪上。“弗雷迪?”
“是对某种事物的研究。”
他走过来,用食指点着弗雷迪的桌子。“还有呢?”
“通过实验和观察得到的知识。”好极了。弗雷迪就像是在为课本录制有声读物。
“用自己的话说。”
弗雷迪用舌尖舔了舔上唇,试图找一个同义词。“科学是一种调查研究。”听上去更像个疑问。
“科学是一种调查研究。”威廉搓着双手说道,“科学要求我们每个人变成侦探。”
这么说的话,科学听上去好像蛮有意思。但是弗雷迪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
“为了让你们成为一名合格的侦探,”他顿了顿“从今天开始,将会有一个新的老师来教你们生物。”
弗雷迪因为他的话有种不祥的感觉。
果然……
看着面带微笑走进来的杰克,弗雷迪第一次有了想要回那个全是坟墓的“家”的想法。
然后就是十分虚假的自我介绍。虽然照样可以把班里的女生迷得团团转就是了。

下课铃响了,杰克向弗雷迪走去。趁弗雷迪还没有回过神来,在他的手心里匆匆写了几笔。
弗雷迪低头看着手掌上的七位数字,攥起了拳头。他要告诉杰克今天晚上他的电话绝不会响起。他有好多的想法,但事实是,他只是站在那里,好像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不会打的。”弗雷迪站在杰克身后说到,“绝不。”
“我知道。”杰克轻声一笑,转身消失了。

【木偶的死亡舞步】〖初识〗贰

      暴风雨来袭时,弗雷迪刚刚和杰克到达他在伦敦的住所。黑暗渐渐笼罩了别墅的四周,大雨瓢泼而下。弗雷迪随着杰克轻松地跨过塌陷的坟墓和墓地上的腐殖土。即使在大雾天,弗雷迪也能看清周围的事物。虽然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今天晚上没有雾,不过漆黑的夜和肆虐的雨也足以让人摸不清方向。
     “你的家还真是奇怪”再一次跨过一个破碎不全的墓碑,弗雷迪这么向杰克抱怨。
     “没办法嘛。谁让我的身份比较特殊”杰克牵着弗雷迪的手,走在他的身前帮他挡住一些雨水。
      弗雷迪看着这个从小就在自己身边的男孩,犹豫了一下还是提出了自己多年来的疑问。“为什么帮我?”
      “你是拿非利人。”杰克咧嘴笑道。“你属于圣经里所说的拿非利种族。你的父亲是一个从天堂坠落下来的天使。你是半人半神。”杰克抬起乌黑的眼睛,直视着弗雷迪,“半个坠落的天使”
教堂中修女的声音在弗雷迪的记忆深处响起。

     【 上帝创速伊甸园时,派遣了一些天使到人间来监督亚当和夏娃。但是不久以后,有些天使把目光放到了伊甸园之外的大千世界。他们把自己当成了世间众生未来的统治者,开始食求权力、金钱,甚至追求人间女子。
      他们一起引诱和说服夏娃吃下了禁果,打开了伊甸园的大门。作为对这一严重罪孽和擅离职守的惩罚,上帝剥夺了这些天使的翅膀,并把他们永远贬到了人间。
       堕落的天使跟《圣经》里描述的邪恶灵魂(或者恶魔)一样能占据人类的身体。他们在人世间游落,寻找能够折磨和掌控的凡人躯体。他们通过直接与人类的意念交流思想和画面来引诱人类犯下恶行。如果一个
堕落的天使成功地诱使一个凡人走向邪悉,它就可以进入这个人的躯体,影响他或她的个性和行为。
      但是,堕落的天使只能在希伯来历法的赫舍汪月里占有一个人的躯体。因为赫舍汪月,又称“苦月”是唯—一个没有任何犹太节假日或斋戒日的月份,被认为是一个不圣洁的月份。在赫舍汪月里,月亮从新月到满月期间,坠落的天能们大批地侵入凡人的躯体。
      与人类发生/性/关系的堕落天使能生出拥有超人能力的后代,被称为拿非利人。拿非利人是一个邪恶和无人性的人种,本不应该生活在人世间。尽管很多人相信诺亚时代的大洪水本来意在消灭掉世间的拿非利人,但
是我们无法获知这一杂交人种是否已彻底灭绝,以及是否仍有坠落的天使在那之后继续与凡人进行交配和繁育。从逻辑上讲,他们会的,也就是说加今世间很可能还有拿非利人存在。】

被天堂抛弃的天使与凡人女性相结合而创造出的一个不同于寻常的人种。一个可怕而强大的人种。一阵并非完全反感的恶寒穿过弗雷迪的身体。“你是谁?”
杰克没有说话。他拉着弗雷迪跑到别墅里。一直到弗雷迪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杰克脱下上衣,背对着弗雷迪。
弗雷迪看到了杰克背上有两道深深的伤痕,形成一个倒写的“V”字形。
“你是——坠落天使吗?”他问道,“你的翅膀被撕掉了,是不是?”
杰克没有回答,弗雷迪也无法再听见他的答案。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杰克低沉的笑声在空气中回荡。

【魔律】

【生存课程】

【fate的补魔梗】

“魔术师的魔力可以在不使用的时候慢慢
恢复,但在长时间频繁使用魔术的时候
往往会出现魔力衰竭的情况,这个时候
需要进行补魔。”
“补魔的方法有两种,血液和粘膜接触。”
“大多数的魔术师愿意选择用正常的途径获得魔力,而问题出在少数倾向于掠夺的魔术师身上。”
“作为老师,我不会建议你们成为这样的
人,却也要教会你们如何利用这种方式
在危机的情况下做出自救或者自卫。”
“这是一堂生存课,下面我来举一个例
子,当我需要获得魔力时,我可以选择
的做法。”
瑟维沉默的注视着紧张的学生们,在下一次呼吸之前,高大的身影已经从教室的窗口翻出。
十秒后在楼上的教员休息室里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瑟维?你怎么从窗户进来了,要不要喝一杯茶一一唔,不要…啊.…….”

“……”

“我们要去救莱利老师吗?”有一个无法
压抑自己正义感的学生犹豫的提出了这
个问题。

没有人回答他。